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宣传促销


这座被时间遗漏了的章丘文祖鹁鸽崖村
发布日期:2018-05-07 09:54 来源:章丘e家香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  您是否一直在寻找这样一个地方:阳光下,微风漫卷白云,大地莽莽的绿,田野充满了希望;蓝天下的小乡村,绿树环绕,人家在葱绿中点缀。青青的小草悠闲的铺满自家屋后的小土坡上,坡不高,小草扭动着纤细腰肢尽情的生长着;村旁的山坡上,有成群的鸽子在飞翔,阵阵微风吹过,把花椒树的清香带到了村里的每一个角落,这远离城市的喧嚣,没有机器转动的发条声,没有高耸林立的钢筋水泥,只有萦绕在耳畔的婉转鸟鸣,与绿树浓阴,繁花似锦……

  说起文祖街道的鹁鸽崖村,去过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,因为这块宝地,能让人远离城市的喧嚣,想起儿时的回忆,感受静谧和美好……

  鹁鸽崖村的美,源于其名。相传,早在三百多年前,有一对张氏兄弟,给地主打工,地主却克扣他们口粮,张氏兄弟奋起反抗失手把地主打死,由此被判死刑,可是十里八乡的村民都来为他们求情,于是改判为流放。衙役把他们带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,张氏兄弟抬头望见崖壁上栖息了许多的鸽子,于是他们留了下来,在这里开荒耕种,繁衍生息。崖高百米,崖壁上有许多小洞,洞内栖息着不知多少鹁鸽,在几里地外就能听见咕咕声,鹁鸽崖的由此得名,崖下有一天然凹槽,每到夏天,村里的人们便来到这里纳凉避暑,怡然自得。

  鹁鸽崖村的美,源于其物产。说起张氏兄弟,不得不说说鹁鸽崖村的花椒,这里生长的花椒穗大粒多、皮厚肉丰、色泽鲜艳、香味浓郁、麻味适中,相传,张氏兄弟开荒种地的时候,七仙女恰巧路过这里,她们见张氏兄弟如此辛勤劳作,便随手撒下了一把种子用来帮助张氏兄弟,这种子便是花椒种子,在鹁鸽崖,随处可见花椒树,虽说随处可见,可粒粒清香。

  如果你春天来到鹁鸽崖村,那还能看见被满枝槐花压弯了腰的槐树,远远望去,雪白一片,还不等见到槐花在哪,便闻到了它特有的香甜。

  鹁鸽崖村的美,源于其文化。走进鹁鸽崖村,你时常会有一种穿梭在漫长时光遂道里的感觉,似乎时间遗漏了这个小村庄,在一种古旧气息围绕的氛围里,若用“幽深”二字来形容,是恰到好处的。

  在鹁鸽崖村,有一棵黄杨树,因为其年岁久、品种奇而得名,远远望去,如亭,如盖,既有少女般的清纯与娇美,又有诗人般的大气与孤傲,温馨典雅,独秀乡里。黄杨树又名乌龙木、万年青、常绿植物。它的栽植有历史记载始于唐代、繁盛于明清,是不可多得珍贵的盆景取材,有诗云:飓尺黄杨树,婆要枝千重,叶深圃翡翠,据古踞虬龙。一个龙字,可以看出古人对黄杨的看重和高度评价。而村里的这棵黄杨树,高度有6米有余,村里谁都说不上这棵树到底多少年了,又是谁栽在这里的,黄杨树用它自己的方式记录着鹁鸽崖村的风雨变化。

  在村东头,藏着一口古井,村里人称之为东林水井,谁都说不出这井是哪一年挖的,据鹁鸽崖村书记张有虎介绍,在他小时候,全村人都依靠这口井生活,每次打上来的水虽不多,可是怎么取怎么有,到了饭点,家长们都派家里的孩子来排队。近看这井,环状的井圈是用整块巨石雕凿而成的,石质的井沿边缘已被磨蚀得呈不规则的锯齿状,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绳索印迹,记录着悠悠岁月里,多少代人使用的物证。青石垒成的井壁,石缝里的青苔和花草见缝就长,丝毫不见人为修饰的痕迹。古井年岁虽久,可常年有水,一种古典气息里泼洒出的氤氲水气,如云似雾。

  村里的小巷大多被修成了水泥路,可是就在村里头,还有一处全是石头堆砌成的石梯,石梯何时所修,无人能说得清。相传,张氏兄弟在鹁鸽崖村开荒后,因鹁鸽崖村地形高低错落,为了方便村民们劳作生活,便在此处修了这处石梯,据当地村民介绍,此石梯名梯子崖。石梯共有32阶,虽然每一阶都是石头累积而成,可似乎它们早已浑然一体,异常牢固,每到夏天,便有小溪从梯上流淌而下。

  在鹁鸽崖村,还藏着一处观音庙,飞檐翘脊、高墙深苍,古色古香均为木制结构。偏殿木雕风格独特,艺术精巧,院子东面,几根长的竹竿架上,爬满了花藤,稠密的绿叶衬着紫红色的花朵。屋顶上的瓦片压得密如鱼鳞,虽然屋顶的吻兽已经残缺,却依然不失威严。

  鹁鸽崖村的美似乎更在那山水四时的更替里。春天的槐香,夏天的虫鸣,秋天的花椒红遍了山头,冬天的雪景让鹁鸽崖村宛如画中村。

  鹁鸽崖村不大,可能也并不绚烂繁华,却处处流露出自然的气息,如果你正在寻找心中向往已久的地方,那你不妨来鹁鸽崖村走走……

 


    • 趵突泉 28.46 米
    • 黑虎泉 28.46 米
  • 人民网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  • 济南市旅游产业监控平台客户端下载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